企业党建参考网 > 党建资料 > 党史 > 正文

1943年,他打死了三个小鬼子

2015-09-07 14:31:41 来源:企业党建参考报 访问量:

■  李安心 杨春丽

  “我打死了3个日本小鬼子!
  那是1943年夏天。
  那一年,我18岁。
  为了给被小鬼子打死的爷爷报仇,给村庄里死去的乡亲们报仇。
  为了把小鬼子赶出山东,赶出国门,我差一点就被小鬼子打死……”
  90岁的抗战老兵韩卫民又在给前去的人讲故事了。
  进入8月来,在红色圣地的遵义,中建四局三公司职工医院2楼,几乎每天都有人到韩卫民房间,听他讲述他的抗战故事。
  1938年1月,山东菏泽上空乌云密布,冷雨纷飞。10多架日本飞机从东边“呜呜嗡嗡”飞过来,投下一枚枚炸弹。顷刻间,炮声隆隆,火光冲天,人哭马叫。
  当时还不到13岁的韩卫民,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躲在屋后的土窖里。韩卫民说全家人都吓得毛发竖立,浑身像筛糠一样打着哆嗦,他当时惊吓得尿了裤子。飞机一阵狂轰滥炸后,消失在硝烟弥漫的天空里。
  从土窖里爬出来,眼前的景象让韩卫民惨不忍睹——房屋熊熊燃烧,成了残垣断壁,马、羊、鸡畜生尸横遍地,没有来得及躲藏的乡亲被炸死炸伤。邻居大叔倒在血泊中,右手臂炸飞了,雪白的骨头被鲜血染红;路边一匹被炸死的马,血肉模糊的肠子挂着树丫上。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,站在凄风冷雨中,嘶声裂肺般哭喊着“娘,娘”……韩卫民讲到这里时,深邃的眼窝里,干涩的老泪从深深的皱纹缝里渗出。
  三年过后,未满16岁的韩卫民胸怀满腔仇恨,他从一家商行“跑下腿”辞呈出来,加入了菏泽当地的国民兵团,开始学习练武、学打靶,最后参加了八路军地方武装团,跟日本人打游击战。
  1943年3月开始,日本人几乎十天半月就要对菏泽地区进行一次大扫荡。这个时候,菏泽地区的老百姓已经修筑了地道。但遇到大扫荡的时候,地道也不能起到全面保护生命的作用,部分乡亲还得往外跑。一个春雨霏霏的上午,日本人又开始大规模扫荡,韩卫民59岁的爷爷没有跑,躲在地窖里被日本人抓出来,用刺刀杀死。当韩卫民他们晚上回到家里,发现爷爷躺在地窖旁边,鲜血染红了一大片草坪,胸膛有2个鸡蛋大的被刺刀戳的洞,小腹被剖开了。韩卫民一家人,在漆黑的夜里,在刺骨的风中,嚎天天不应,哭地地不灵。
  “爷爷,我不会让您就这样死去。”韩卫民跪在爷爷尸体前,攥住爷爷僵硬冰凉的手,发誓道,“我一定要提着小鬼子的脑袋!到坟前来祭奠您……”韩卫民满腔怒火,满眼仇恨。
  韩卫民给爷爷许下的誓言,很快实现了。
  初夏。绿油油的高粱、玉米,在菏泽小平原上铺天盖地,疯狂地拔节生长,这给八路军地方武装团打游击战,缔造了一个天然的保护伞。
  在韩卫民的村庄十多里地外有两个日本碉堡。韩卫民和战友,隔三差五要潜伏在碉堡附近的高粱地里,给日本人放冷枪。一次,日本人的车子拉生活物资到碉堡处,途中一个日本兵到高粱地里拉屎,被韩卫民挥舞着大刀将脑袋砍下。第二次,一个小鬼子到玉米地里掰玉米棒子,被韩卫民一枪击毙。还有一次是一个暴雨天,日本人的货车轮胎陷进泥坑,一个小鬼子推车时,被隐藏在高粱地里的韩卫民打死。这个夏天,韩卫民亲自打死了3个小鬼子。
  “正面跟小鬼子作战打不赢,我们只能在暗处,偷袭小鬼子,要他们的命!”韩卫民兴奋地讲道,日本人也不傻,后来把碉堡周边的高粱、玉米全部毁掉,包括通向碉堡公路两边的高粱和玉米。到1944年,这些枪击射程范围之内的地方,不让老百姓种植庄稼了。
  1944年冬天的一个傍晚,血红的夕阳刚落下地平线。八路军地方武装团组织韩卫民所在的小分队,与日本兵正面交锋,因实力悬殊过大,他们只能一边打一边撤退。在退到一堵围墙时,1.8米高的韩卫民一跃而起,当他正要翻过墙体时,追来的日本兵一枪打中了他的右外胯,幸好他倒在了墙里面,日本人没有再追击,才捡了一条命。因为当时医疗条件十分简陋,后来伤口发炎溃脓,因为肌肉萎缩,留下了走路有点不便的右腿。
1945年8月15日,日本人投降了!这年,韩卫民被安排在黎明区任武装委员会主任,不久又到了菏泽军分区任指导员。
  后来,韩卫民参加了挺进大别山、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等解放战争,战功赫赫。
  1951年,韩卫民转业。先后在贵州省仁怀县、习水县任公安局副局长、局长;1956年调任遵义地区政法委书记、地委常委、兼公安处处长;1989年,64岁的韩卫民退休。
  如今,90岁高龄的韩卫民耳聪目明,精神矍铄,福祉着战争后和平年代的美好生活!

  刊载于2015年9月7日《企业党建参考报》第687期
本文标签: 鬼子 三个

分享 

上一篇:党史七日

下一篇:党史七日